当前位置: 主页 > 院部设置 > 食品工程学院 >

“学生作文”欢送投稿
2016-03-31 17:32  

  原题目:“学生作文”欢迎投稿

  读者友人们,《本日铜川》校园专栏“学生作文”欢送你品读投稿。邮箱:

  hsb_tongchuan@@sina.com

  主持人:马闵先

  春去秋来,时间荏苒,我独破在此,看过世间的潮涨潮落,看过世间的酸甜苦辣,可我仍怀念着她,那个爱好沐浴着阳光的她。

  第一次见她,是在一个阳光亮媚的凌晨。震天的锣鼓声将我吵醒,我听见四周的人们在风欢呼:“新娘子来喽!新娘子来喽!”当我模模糊糊睁开眼睛时,便看到了一身红装的她,肤如凝脂,眉眼如画,面对世人的欢呼,她羞涩地低下了头,如许婉约的一个姑娘啊!阳光洒在她身上,披发着暖暖的光荣,我抖了抖树干,撒下多少朵槐花,落在她的发间,宛若天仙。

  老是能遇到这样清洁明澈的午后,三月份,莺飞草长桃树花开,天空与土地隔着多远的间隔,空中飞过的鸟儿都能一览无余。她就喜欢坐在我脚边的石桌上编草鞋,偶然也会有同村的妇女与她一起,给她说着东家长,西家短,谁家的八卦,谁家的长短,可她永远也不接话,只是微笑着,默默地听着,从未见过她说过谁家的坏话。

  家里的所有她都打点得极好,语无伦次,她会在第一缕晨光透过云彩时去村东头提水,她会在日落西山时为归来的丈夫预备好佳肴,她会在满天繁星的夜空下为他修补衣衫,她也喜欢摸着我的枝干喃喃自语,她说:“老槐树啊,老槐树,你快快开花吧!”

  后来她有了孩子,但那孩子体弱多病,是她心头解不开的结,不知是谁告知她,只有摘下狂风雨中的荷叶熬汤喝,便能够治愈,而那一年夏天又遇上大旱,久久不曾落雨,直到有一天深夜,忽然电闪雷鸣,豆大的雨珠“哗哗”地砸在地上,她从梦中猛然惊醒,喜悦地套上衣服,就打着伞出门了。四处像是被丢进了墨汁里个别,浓稠而漆黑,看不逼真,大雨刷出了水雾,朦胧胧的,像薄纱盖住了眼睛。她就这样咬着牙走到了荷塘,可就在回来的路上,未看清路的她跌倒了,野荆棘划破了她的衣裳,扎进了肉里,染红了衣袖,连脚也扭伤了,可她的怀里却逝世死抱着荷叶!

  或者她的诚恳真的感动了上天,孩子的病也在一每天痊愈,整日围着她蹦蹦跳跳,可从那当前,她却留下了后遗症??走路时会一跛一跛的,可她却从未有过牢骚。

  日子在一点点飞逝,我看着她忙于农活,我看着她拉扯孩子,我看着她漆黑的秀发被银白取代。太阳啊!你既然可以晒干我的叶子,又为什么不可以晒黑她的白发呢?

  再后来,那个孩子娶了一个娇美的媳妇,可却远不如她,我闻声那个媳妇在房子里砸货色,冲丈夫吼道:“就这么小的屋子,你还要让那个老太婆也住这,这日子还怎么过啊!”听到的不止我,还有那个筹备排闼进去给儿媳妇送补药的她。她干涸的手端着药碗,停留了良久,毕竟仍是叹了口吻,将药碗放在门口分开了。那晚,她坐在我的脚边,一个人絮絮不休说了良多,像是在讲一个长久绵长的故事,固然,在全部故事里,她连名字也未曾留下。

  那天过后,她便不回来。

  四月份寒食节的时候,那个孩子领着他的孩子来到河边的柳树下,他当真地从树上折了柳枝,细细地插到土壤里,嘴里嘟嘟囔囔说着:“惜留,惜留。”

  “爹,什么叫做‘溪流’啊?”那个孩子无邪地拉着他。

  “呵呵,惜留也就是留不住了。”他拉着孩子的手缓缓地往回走。

  我仰头看他,夕阳刚好落下来,停在他的肩膀上,含混了我的视线,我又想起了那一年一身红装的她,初入这个家时的羞怯、动听,她沐浴着阳光,影子停在地上,不曾离开……

  领导老师:宋月娥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鄂ICP备05008305      武昌工学院 版权所有 © 2016  wpuic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地址; 武汉市洪山区白沙洲大道110号(原白沙洲张家湾街19号) Power by DedeCms